数据中心
龙虎榜
大单追踪
资金流向
业绩预告
新股申购
行情中心
沪深市场
香港市场
美国市场
全球市场
行业风云
全球市场
向上 向下

厦门P2P转型小贷正式获批

2020-05-22 19:42 浏览量:
厦门P2P转型小贷正式获批



金融监管部门为P2P网贷关上一扇门,同时又为其转型打开了一扇窗。
近日,厦门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正式批准同意厦门禹洲启惠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服务有限公司(下称“禹顺贷”)、厦门海豚金服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海豚金服”)转型小贷公司试点。
厦门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在批复文件中指出,两家公司要在6月底完成存量网贷业务清零,限期完成注册资本实缴,若试点期间违反相关规定,其小贷公司的临时牌照将自动失效。据了解,这是P2P转型小贷的指导意见印发以来,国内地方金融监管首次公开批复辖内网贷机构同意转型的申请,厦门也由此被解读为国内实现网贷转型小贷“破冰”的城市。
去年11月底,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P2P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联合印发《关于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转型为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的指导意见》(业界称为“83号文”),要求今年1月底前,各地要完成小贷公司临时牌照的试点工作。
受疫情影响,网贷转型工作出现推迟属于意料之中,如今厦门打响P2P转型小贷的“第一枪”,全国其它地区是否又会跟进?
西南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数字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陈文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厦门本身的网贷历史包袱较小,转型小贷的试点能否成功铺开关键还取决于北京、上海、深圳这三个头部平台扎堆的城市,目前来看,其中的推动效应还有待观察。”
麻袋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王诗强则指出:“小贷公司的外部融资杠杆限制较为严格,基本只能以自有资金放贷,难以做大规模,加上部分P2P网贷平台已经有了小贷牌照,因此,平台自身对于转型小贷公司并不积极。”
注册资金增至3亿元 小贷门槛大幅提高
按照“83号文”作出的要求,P2P网贷机构转型成为单一省级区域经营的小贷公司,注册资本不低于5000万元;转型全国经营的小贷公司,注册资本不低于10亿元。各地可以在指导意见的基础上进一步提出更高的标准。
从这次公布的批复文件来看,厦门地区两家网贷公司的转型方向为单一省级区域经营的小贷公司,但对其注册资本金的要求却高达3亿元,准入门槛大幅提高。
“从地方政府的角度来看,既然是第一个吃螃蟹,肯定要做好风险防控,厦门在指导意见的基础上提高标准,说明在推动创新的同时,也在尽力去防范风险。”陈文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但是,如果要将P2P网贷转型小贷的模式在全国铺开,从鼓励平台积极转型的角度上看,不宜把这个标准抬得太高。”
对此,王诗强同样认为,监管部门推动网贷转型小贷的初衷是希望尽快推进网贷机构退出,大幅提高注册资本金的方式会打击中小网贷机构的积极性,因此,其他地区效仿的概率较小。
据了解,禹顺贷与海豚金服转型小贷所需的3亿元资金均由其机构股东负责出资。在业界看来,股东的实力也将决定小贷公司在后续经营中所具备的优势。
在P2P网贷模式中,股东背景可以起到增信的作用,使得出借人更放心将资金投到这个平台;在小贷模式中,公司虽不被允许直接接触C端资金,但股东背景同样能够增强其获取机构资金的能力。
不过,客观上看,按照目前的监管政策,小贷公司的发展依旧面临一定程度的困难。
为推动网贷向小贷的转型,“83号文”也制定了一系列配套政策,包括适当增加杠杆率。因转型新设立的小贷公司通过银行借款、股东借款等非标准化融资形式,融资余额不得超过其净资产的1倍;通过发行债券、资产证券化产品等标准化融资工具、融资余额不得超过其净资产的4倍。
王诗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认为:“P2P网贷转型网络小贷推进工作较慢与小贷缺乏监管配套政策有很大关系。在杠杆率方面,如果能将杠杆提供到5倍及以上,网络小贷的发展机会就比较大,否则意义较小。”
网贷转型路且艰 存量风险仍待解
无论平台是转型小贷、助贷还是消费金融,前提条件均是能够顺利化解网贷业务的存量风险。
在推动网贷向小贷转型的“83号文”中,也设置了存量业务化解过渡期。自地方金融监管部门出具临时牌照批复文件之日起算,网贷机构应在转型期限内完成存量网贷业务清零并按规定完成相关整改。
按照规定,网贷机构转型为小贷公司的期限,原则上不超过1年;存量业务规模在50亿元以上且借款期限大部分在1年以上的网贷机构,转型期限原则上不超过2年。
不容忽视的是,相比于头部网贷平台动辄几十亿上百亿的待收,厦门当地获批转型的禹顺贷、海豚金服均属于规模小,存量少的平台,由此“船小好调头”。
据平台公布的数据,截至4月末,禹顺贷累计交易规模10.22亿元,借贷余额3750万元;海豚金服的累计交易规模仅有1.2亿元,目前更是已经实现了存量待收余额的清零。
事实上,国内的北京、上海、深圳三个城市,正是头部网贷平台扎堆的地方,存量的P2P债权风险如何去化解?历史包袱如何甩脱?成为困扰已久的难题。
“从地方监管的角度上看,如果没有一套化解存量风险的成熟方案,贸然去发放一张小贷牌照,肯定不愿承担其中的责任;从平台的角度来看,在存量风险没有去化解的情况下,获颁一张网络小贷牌照,其实本身也不足以支持其顺利从P2P中上岸。”陈文对此认为。
需要注意的是,按照“83号文”规定,已经退出的网贷平台不得申请转型为小贷平台。

 
有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3月31日,全国实际在运营网络借贷机构139家,比2019年初下降86%,借贷余额下降75%,出借人数下降80%,借款人数下降62%;机构数量、借贷规模及参与人数连续21个月下降,全国互金风险整治工作开展以来,累计已有近5000家机构退出。
从监管层面多次释放的信号来看,推动网贷平台退出依旧是网贷风险整治工作的主要方向。银保监会普惠金融部主任李均锋此前便提到,疫情不会改变P2P专项整治方向,“P2P专项整治,方向不变,节奏不变,继续坚定不移、彻底的执行。P2P以‘退’的方向为主,整个专项整治政策没有改变。”